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熄灯一小时,世界将因你而改变!

--2016年地球一小时 | “为蓝生活”!!

 
 
 

日志

 
 

停止夫妻生活,女人的身体会发生惊人的变化?  

2017-02-07 16:41:48|  分类: 性爱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暖暖那儿养了好几天,身上的吻痕还是没消干净,黎景致实在没法子,让江暖暖给她弄点药膏抹抹。江家是做珠宝的,在丰宁商场里头有家知名珠宝店,江暖暖拉着黎景致往珠宝店走去。

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

"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

众人一阵哄笑。

"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晚应该会出现的吧。"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看热闹。

"还叫陵太太?我还以为他们早离婚了呢。顶着这么大个虚名,黎景致也不怕脖子疼。"年轻的女人把玩着芊芊玉指,轻蔑的说着,"反正也抓不住男人,还不如赶紧把这婚离了,把陵总让给其他人。"

有人笑她,"是让给你吧。"

年轻女人也不生气,笑容中带着讥讽,"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结婚三年,连老公的面儿都没见着。我要是嫁给陵懿,才不会把自己弄成黎景致那可怜样。"

身后无人问津的角落,这些难听的议论全部落进黎景致的耳朵里。

在外人的眼里,原来她的婚姻是这样的啊。

一场婚姻得失败成什么样,才能在背后被人当做笑料谈资?

倒也没有多难受,更多是觉得尴尬。

黎景致拿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秀眉蹙了蹙,觉着喝不惯这酒的味道,又把酒杯放下。

没意思极了,她站了起来,想去回房间休息。

发现黎景致从身侧经过时,那些女人一下子就慌了。背后说人坏话被撞破的窘迫与羞耻感溢满心头,她们紧张的看着黎景致。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有人手中的酒杯一松,酒水都洒在了黎景致的礼裙上。

"不好意思。"那女人说。

黎景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笑而过,转身离开。

"黎景致这是什么意思?她记仇吗?不会背地里给我们使绊子吧。"

那女人开始害怕,她才刚结婚没多久,可千万不能给夫家惹事,"不管怎么说,黎景致现在还是陵懿的妻子。"

陵家,谁也得罪不起。

年轻女人蔑视的撇了她一眼,"行了,姗姗,黎景致没那个能力给你使绊子。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是陵家,她是陵太太没错,但你觉得,黎景致在陵懿的心里能占的到位置吗?"

"这倒也是……"

说着,又开始议论起了这场忽如其来的豪门婚姻。

……

不想引人注意,黎景致特意从鲜少有人去的备用楼梯上了楼。

陵母跟她说,以后回陵家,她就睡这个房间。

黎景致一进去,顾不得脱下窄细的高跟鞋,就先把礼服褪去。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礼服,胸口沾了酒渍,不舒服极了。

礼服的拉链在腰侧,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拉开,裙摆霎时从身上滑落,露出白洁如玉的身体。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走浴室内走出来的男人,只在腰间围了浴巾。

男人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光,望着她的雪白的肌体。

为了在穿礼服时不会印出内衣的痕迹使人尴尬,黎景致通常都穿丁字裤跟乳贴。

当裙摆从身上滑落的那刻起,黎景致的身体几乎是毫无遮蔽了。

没料到有男人忽然闯入,她迅速背过身,用双臂横挡在胸口。

眼前的男人身高约莫一米八四,长了一张帅到天怒人怨的面孔,他眉眼深邃,鼻梁挺直,薄唇性感。浑身上下,无一不散发着强烈的男性气息。

不是别人,正是黎景致结婚三年,一直未曾见面的丈夫,陵懿。

黎景致迅速蹲下身,将礼裙拎了起来围在身上,紧张的看向这个帅气的男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问完这话,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忽然就明白了,这可是陵家,今晚陵家酒宴,他肯定是会在的。

怪不得陵母告诉她,以后就住这间房的时候,眼神颇有深意。

看样子,这间房根本就是陵懿的房间。

三年来,这场婚姻一直有名无实,她一直没考虑过这些,才会忽视了这点。

陵懿抿唇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到不知所措的女人,眼里闪烁着如同饿狼捕食猎物的光。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打量,修长的脖颈,细嫩的锁骨,笔直的双腿……无一处不美。

这女人喝了酒,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格外诱人。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个损友给他送来的,知道他的婚姻无趣,特意给他塞了个小美人进房间?

本来,他对这些来路不明不干不净的女人是没什么兴趣的。可眼前这个……无论是样貌,还是惊惶的模样,都对极了他的胃口。

扬眉,勾起邪肆的笑意,陵懿快步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现在才开始遮挡,会不会晚了点?"

感觉到男人贴着自己的某处在快速长大,她不敢乱动,双手揪紧了衣服。

"陵懿你怎么了?你放开我,我不是故意进你的房间的,是因为……"

话未说完,便被他吻住。

充满掠夺性的气息将她包裹住,男人一边啃噬她的唇,一边沉沉的笑着。

"欲拒还迎,玩的不错。"

去你妈的欲拒还迎,她要是想上他的床,当年也不会一结婚就去国外念书躲了这三年。

黎景致开始抗拒起来。

陵懿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一把拉下她的裙子。

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他抱着她,丢上了床。

他用身体压制着她,一把扯下腰间的浴袍。

男人技巧性的撩拨着她,一把扯掉她最后的遮蔽,然后猛然沉下身体。

"啊--"黎景致惊叫出声。

他却拿内衣塞住了她的嘴,吻了吻她绵软的两团,他的声音都带着餍足的笑意,"虽然你叫床的声音很好听,但我并不想让楼下的客人发现主人在忙里偷闲做这种事。"

陵懿是疯了吗?

他明明厌恶极了自己,怎么会忽然……

"唔……"猛烈的撞击打乱她的思绪,她如小兽般低鸣出声。

他眼中蹿着欲望的光,大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游弋。

这女人可真嫩,嫩的像是豆腐,随口亲一亲,捏一捏,就会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留在青紫的印记。

他揉捏着她的细腻,耕耘的更是用力。

这女人的身体,对极了他的胃口,

陵懿粗重的喘息声落在她的耳边,"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黎景致脑海中紧绷的那根线忽然断裂,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丈夫。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陵懿今晚会忽然这样反常。

按他的性格,哪怕色心再重,也不会碰自己。

今晚这么急色,原来,是因为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黎景致没想到,那些贵妇太太们嘲笑的话,竟然一语成谶。

身下的女人,漂亮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像是委屈又像是难受。

陵懿放缓了动作,吻上她的眼眸。

下一秒,却又猛烈的侵占起来。

黎景致反抗不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禽兽"。

最后只觉得自己被他一遍又一遍的折腾,直到最后,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

被他做晕过去了。

……

清透的日光洒遍大地。

陵懿睁眼时,怀中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想到那女人被自己做到昏厥后软绵绵的趴在自己胸口,像只玩偶小兔似的被自己抱着睡觉的样子,他勾唇笑了笑,跑的倒是快。

他对这个女人很满意,话不多,身体也很诱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损友安排的,竟然挑了这样的极品。

枕头上还残留着她身体的浅香,想着那如玉般滑腻的触感……要是把她一直留在自己床上,也是不错的。

那女人馨香软嫩的身子,除了他那心机深沉的妻子,别人真的没法比。

虽然只在三年前碰过一次黎景致的身子,可他始终记得那晚,黎景致在自己身下绽放的感觉是那样美妙。那一晚,他喝的大醉,完全记不得那女人的模样,却一直忘不了那滑嫩的触感。

那年,所有人都没想到,陵懿忽然之间就娶了黎景致。

回忆起过去,作为当事人的陵懿却只是冷冷一笑,要不是黎景致那个女人在自己酒水里下了药……根本就不会有这段婚姻,而黎氏也不会维系至今、肯定早早就消亡了。

后来,黎家人拿了那些本不该存在的证据找上陵家哭诉……要求他对黎景致负责。

陵父陵母巴不得他早早结婚生个大胖孙子给他们养着呢,连逼带哄的让他跟黎景致结了婚。

他厌恶极了那个女人,所以领结婚证也并没有到场,只是将证件交由助理代办,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靠ps给凑到一起的。

婚后,他的冷漠与讥讽,让黎景致却成了所有上流社会人士眼中的笑柄。

黎景致也算识趣,以年纪小为由头,直接转学去国外念书,一去就是三年。

这场婚姻里难堪的只有黎景致一个人,没有人会怪陵懿无情。

因为他是陵懿,天之骄子陵懿。

活了二十八年,陵懿自己也没想到,他唯一栽过跟头的地方,竟然是黎景致这个女人的床。

要怪,也只能怪黎景致那个女人心机太过深沉,怪不得他的冷酷无情。

三年了,陵太太的头衔,重振黎氏……黎景致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

这段婚姻,也是时候可以结束了。

陵懿眯了眯眼睛,交代了私人助理南风,让他拟好离婚协议,给黎景致送去。

该给的,他一份不会少,但是不该惦记的东西,她也一分别想拿到。

黎景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荒唐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她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钻出来,换了衣服就跑。

又不能回黎家,只能去死党江暖暖那边先躲个几天养养身体。

江暖暖开门看见她的时候,还笑话她,说她走路的样子感觉整条腿都在发抖。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黎景致气的半天没说话。

在江暖暖那儿养了好几天,身上的吻痕还是没消干净,黎景致实在没法子,让江暖暖给她弄点药膏抹抹。

满脖子的吻痕,她怎么出门?

记得那天一早,她慌乱的陵家跑出来的,路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同情,好像她经历了什么惨无人道的虐待似的。

江暖暖笑的前仰后合,却还是给她买了些去淤青的药回来。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用外伤药去擦吻痕的,还是第一次见。"江暖暖说着,又笑翻了,"看来小别胜新婚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你们三年没见,陵懿是不是憋了三年的分量一次性都给你了?陵懿体力挺好,肺活量也挺大的啊,啧啧啧,你这满身都是吻痕,他可真能折腾。"

黎景致脸颊通红,"你瞎说什么呢,我跟他结婚的原因你也不是不知道。"

江暖暖放下药膏,耸了耸肩,"景致,你呀,就是太好说话了,性格太软。当年要是我,死都不会妥协的。"

当年,也是一场酒宴。

黎家败落,黎父四处求人注资,每场交际酒宴都必定到场。

那时候黎景致接到电话说黎父喝醉了,让她去接人。结果还没接到黎父,却被陵懿一把抓住,摁在床上,夺走了她的贞洁。

到今天,黎景致也没想明白,到底是自己走错了房间,还是通知自己的人说错了房间号。

那时候的黎景致刚上大学,还是个娇嫩的学生,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吓得魂不守舍,幸好江暖暖一直陪着她。

"嫁给一个强女干你的人,你心里也委屈吧。"江暖暖也叹了口气。

黎景致顿了顿,神色暗淡,"那时候,我也没得选。"

那时候黎氏落魄不堪,嫁给陵懿,至少还能挽救陵氏。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只希望,陵懿那王八蛋现在能对你好点。"江暖暖摸了摸下巴,"据说,男人只要对女人产生足够强烈的欲望,从某些方面来讲,也是动心的表现。"

"暖暖,你这是小说看多了。"

"可小说上面说的也没错嘛。张爱玲那一句话广为流传不是嘛,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男人也一样吧,陵懿对你那么有'性'趣,你两这婚姻从床上谈起,真的能先婚后爱也说不定。"

黎景致摇了摇头,对于这个看法并不认同。

昨晚,陵懿并没有认出她来,要是认出来了,会不会碰她,还真的不一定。

黎景致揉着额头,这话还是没敢跟江暖暖说,因为江暖暖这个大嘴巴,肯定咋呼的全世界都知道。

"对了,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

"你换衣服,跟我去了你就知道了。本来还想等我取过来拿给你当做惊喜呢,但是你也知道我性子急,什么都憋不住。"

黎景致换了件圆领衬衫,尽量遮住脖子上的痕迹。

换好出来时,看见江暖暖手上拿了个文件对她招手,"对了,刚才有人送了份快件过来,好像是给你的。"

"给我的?"接过文件,看了看发件人,陵氏国际?

秀眉紧拧,左眼皮狠狠跳了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黎景致嘀咕着,"我这是要发财?"

其实她也没什么发财的宏图大志,她唯一的希望就是上天给个机会,让她把这婚给离了。

相看两厌的婚姻,维持起来太累了。

她厌恶陵懿,因为他强要了自己的第一次。

陵懿厌恶他,因为这是一段不受他掌控的婚姻。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景致你瞎嘀咕什么呢,走了,我们先去看礼物。"江暖暖从她手中将文件袋拿下,放在桌上,"这文件又没长腿,你等会儿回来再拆。"

"好。"黎景致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文件袋上的陵字,心里有种说不清的预感。

江暖暖开着车带着黎景致来了丰宁商场,这是位于市中心最豪华奢靡的商场,里头的东西都是国际前线品牌,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

江家是做珠宝的,在丰宁商场里头有家知名珠宝店,江暖暖拉着黎景致往珠宝店走去。

江暖暖是江家大小姐,店里人一看是她过来,立刻去里头把东西给拿了出来。

是一颗镶着粉钻,工艺精致、设计特别的戒指。

"是我亲自设计给你的新婚礼物,当年你结婚匆忙,出国也匆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送你。虽说哥哥继承家业学的企业管理,但我怎么也得做点跟家里有关系的事情,我学了珠宝设计。这是我设计的第一个成品,婚戒,送给我最好的朋友。"江暖暖把锦盒塞进黎精致手里,"这份迟来的礼物,你应该不介意吧。"

这颗足有三克拉的粉钻,黎景致觉得似曾相识。

江家不缺钱,江暖暖也不差钱,可是这粉钻,却不是那么常见的东西,更别说是这么大一颗了。

"这设计是我做的,不过这粉钻嘛……是我哥准备的,他说,反正也用不着了,就随手丢给我了。"江暖暖说,"这是我跟哥哥两个人的心意,不管怎么样,你跟陵懿已经结婚三年了,我们都希望你能过得更好。"

黎精致垂眸望着这枚戒指,僵了僵。

果然,是江希嵘的那颗。

又听江暖暖说,"这戒指,从设计到制作都是我亲自盯着的,找了国外的工匠大师亲手制作而成的,为的就是不浪费我哥这颗好钻。景致你看看,喜欢吗?"

黎景致顿了顿,将戒指放在一旁,"暖暖,我不能要这个。"

"为什么?"

"因为……我并不想继续这段婚姻了。"

"你的意思是……"

"是。"黎景致平静的笑,"我想离婚。"

江暖暖没料到黎景致会那么说,她也愣住了。

黎景致顿了顿,说,"所以谢谢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江暖暖怔怔的看着她,半晌才缓过神来。

江暖暖也没强迫她收下戒指,只是犹豫着问,"你想离婚这件事,陵懿知道吗?"

黎景致淡淡的说,"他应该比我更想从这段婚姻中解脱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

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进入他的视线。

陵懿带着一个女人一起进了江家的珠宝店,看那样子像是准备给这这个女人买首饰。

女人目光黏腻的盯着他,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黎景致楞了楞,然后迅速背过身去,对江暖暖说,"东西你留着,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跟陵懿撞上,不然又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说来也有些可笑,明明是他带着女人出来鬼混,要躲的人却成了她。

"景致!我还预订了餐厅,准备跟你一起吃午饭的啊。"江暖暖望着她的背影,嘟囔着,"你跑那么快干嘛,大白天的,难不成还能撞鬼吗?"

景致……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陵懿拧了拧眉头。

古心露往陵懿身边凑了凑,甜腻扯了扯他的衣袖,将服务员推荐的两款戒指递到他面前,"陵总,你帮我看看,哪只更衬我的手。"

"你跟向亦然订婚,挑什么戒指,与我有关系?"

陵懿不着痕迹的拉开与那女人之间的距离,心里不耐烦到了极点。

向亦然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说去抽根烟,半天都没人影,这特么是他的女人还是他的啊?

古心露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还是服务员识时务的找了个台阶给她下,"如果都不喜欢,我们店还有更好的,我去拿给您看看。"

古心露瞄到了一旁服务员正在收起来的粉钻,她跋扈的指着那款,"我要那个。"

"实在抱歉,那款是特意给景致小姐定制的,不出售。"

"你觉得我买不起是吗?你知道我未婚夫是谁吗?"一再被轻视的古心露已经开始撒泼了。

景致?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陵懿懒得管古心露,直接走人了。

真不知道向亦然是怎么想的,随便找了个女人就准备订婚。

据向亦然自己说,女人嘛,顺眼就行,反正结了婚之后也是要丢家里的。

丢家里也得找个安稳不惹事的吧,这种女人丢家里,烦也被烦死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倒是安稳,回国都这么多天了,竟然一面也没让自己见着,更别说爬他的床了,说起来还不如那天晚上的女人。

忽然间,陵懿开始想念起了自己床上的那个女人……柔滑细腻的触感和满身的馨香。

刚想到这里,就看见了拐角处娇小的身影。

陵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在不确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的情况,竟然抬脚追了出去。

电梯迟迟不来,黎景致拎着包,安静的站在门口等着。

看着楼层终于出现变化,电梯门打开,她抬腿刚往里头迈了一脚,就被一个强大的力道给拽了出去。

一只有力的胳膊环在自己腰间,陵懿强壮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脊背,男人磁性的声音飘飘然落在她的耳边,"小野猫,好久不见。"

黎景致不禁打了个寒战。

还是没躲掉,被他抓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