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熄灯一小时,世界将因你而改变!

--2016年地球一小时 | “为蓝生活”!!

 
 
 

日志

 
 

女生被啪时都在想什么?  

2017-02-07 16:37:56|  分类: 性爱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他妈的,干什么,想反悔了,少他妈的废话,老子还等着看的,老子就爱看你淫荡样,嘿嘿,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呢,所以,少他妈跟我废话,赶紧给我快点,不然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快点,你这条贱狗。

自从住进了小姨家,三观不断被刷新,懂得也越来越多了。事情的起因呢,还得从认识美丽的芸姨开始。

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这边又没亲人,我妈怕我没人照顾,就让我住在我妈的一个闺蜜家里,我叫她芸姨。

芸姨家生活条件不好,我妈跟她关系不错,也是想要帮帮她,才让我过来这边儿住的,只是我也没想到,她们家会这么复杂。

她老公原来是个混子,后来被人打断了腰椎骨,腰部以下全都没有了知觉,从此成了个废人。

每天不是瘫坐在家里看电视,就坐着轮椅出去打麻将,一般不是输光了,很少回家。

芸姨有个女儿,今年十二,正是叛逆的到时候,每天回家来都是一副小太妹的打扮,满嘴跑脏话,她那个赌鬼父亲,一般的情况下对着都见怪不怪,甚至是还没事鼓动她掉个金龟婿回来啥的。

到是芸姨,经常的说说她,但是那小太妹根本都不听她话,好几次还跟芸姨吵了起来,还骂芸姨是烂货,只能嫁给她爹那样的烂人,才生了她这样的一个贱女儿。

还说她这样都是两个人遗传的,让芸姨有本事把她塞回去,别生她啊。

每次芸姨都会让她骂的不停哭,可是却拿她没有丝毫的办法。

芸姨是个很美的女人,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儿,但是她自己也二十八岁而已,有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和那种种柔弱的让人一看就会升起保护欲的感觉。

我承认,我决定在她们家里头住的最主要原因,其实也就是被芸姨那丰满白嫩的身子给吸引了,直接给我老妈打了电话,确定了在芸姨家的事情。

芸姨开始不怎么同意的,但是耐不住老妈的哀求,老妈想让芸姨管着我点,毕竟我闯了太多的祸,他们又离我那么远,顾及不到,芸姨最后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家地方很小,芸姨只能在小太妹的屋子里,用板墙格上一道,我们两个一人一半这样住着。

小太妹本来是不干的,不过当芸姨跟她说每个月多给她两百块零花钱之后,她就不再说话了,于是我总算是在芸姨家住下了。

不过,因为现在已经天黑了,根本没办法弄隔间,所以我只能在沙发上凑活一宿,其实我这个时候,都已经后悔了,自己本来是看上芸姨那身子才住进来的,结果哪想到,她们家竟然是这个样子,又是男人,又是女儿的,真是让我郁闷死了。

但是这个时候,我也没办法走了,我老娘都把这个半个学期的食宿费和生活费都给了芸姨了,我要是敢走的话,就得喝西北风了,所以没找只能在这糗着了。

然而我却是没有想到,就这一个晚上,我就看到了一处让我口干舌燥的好戏。

晚上的时候,我在沙发上很不舒服,天又热,还有蚊子,弄得我好久都没有睡好,正在这儿颠来倒去的烙煎饼呢,突然就隐隐的听到芸姨那卧室里有人说话。

"哎,我说,别睡了,快点,外面那小子应该睡了,赶紧起来,把这个穿上,这是老子今天赢了钱,特意给你买的,你放心,保证让你爽的像狗一样叫,嘿嘿嘿。"

不用说,绝对就是芸姨那个废物老公在说话,我一听他这话,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想法,忍不住的就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之后就是芸姨怯怯的声音想起。

"别,我,我今天不想这样,那,那孩子还在外面呢,要是让他听到了,那,那怎么办,今天就,就放过我吧,成不,明天,等他,去月月那屋,我,我在穿这个,行不……啊。"

芸姨刚说到这里,接着就是啪的一声从屋子里传来,连带着还有芸姨那如泣如诉的一声惊呼。

"你他吗的贱人,怎么着,老子几天不收拾你,你就当自己是个人了是不是,妈的,你可别忘了,老子这腰是因为谁才废了的,当初要不是为了你,老子怎么会落到现在的下场,我他妈下面弄不了了,让你给老子过过眼瘾手瘾,还特么跟我推三阻四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那些不要脸的照片,全他妈卖给鸡头她们?"

"不,不要,我,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就是了,求你不千万别……"

"啪,少他妈的废话,你今天要是不能让我高兴,你就他妈的给我等着吧,还他妈磨蹭什么,还不快穿上……"

"是,是……"

接着的声音就听不清楚了,但是之前的事情却把我的好奇心成功的勾引起来了,所以当时就蹑手蹑脚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慢慢的朝着芸姨和他老公那屋的门口而去。

房门关着,微弱的灯光伴随着阵阵压抑的喘息,从房门下面和旁边的缝隙里透过来,让我忍不住听得一阵口干舌燥,连忙将自己的眼睛,朝着门旁边那可以露出微弱灯光的缝隙看过去,这一看,我整个人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屋子里点着昏黄的烛火,那个猥琐的男人正满脸都是扭曲儿变态的笑容,半倚半靠的躺在床上,直愣愣的盯着她面前跪伏着的芸姨,整个人的眼睛里都冒出了油绿的光芒。

然而此时的芸姨的动作却是给我看的眼睛都瞪得老大,因为只见她正背对着我这边的位置,跪伏在床上,然后慢慢的将身上那宽松的睡裙退了下去,一瞬间一句美丽无比的赤裸背影便全部暴露在了我的眼睛里。

那白嫩的肌肤,浑圆的肩头,略带骨感的双臂,纤细如蜂一般的腰身,特别是那因为跪伏儿凸现出来的翘臀,顿时看的我当时就硬了,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暗暗的想到,这,这他妈的也太刺激了,因为芸姨的下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让我感觉刺激的要死呢,这简直是让我都快要受不了了。

但是很快我就知道自己此时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和幼稚了,因为就在下一刻,更加刺激的事儿就来了。

只见芸姨脱了睡裙之后接着就从旁边拿起了一件只有几个简单细绳组成的情趣内衣,套在了身上,虽然我此时只能看到她身后的景色,但是却也能想象得到,此时她身前的模样,当时我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可这个时候,芸姨却没有停下,反而是伸手从旁边的床上,然后颤抖的抓起一个黑色的,长长的棍子模样的东西。

将那棍子拿在手里之后,她的身体就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迟疑了一下,才是在此的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今天,今天真的不能先别,别,别这样么?"

听着芸姨的话语,显然已经是充满了可怜的哀求了,但是此时那躺在床上的家伙,早就已经看的眼冒火光了,甚至是恨不能自己就上去,帮她弄呢,怎么可能让放过她呢。

所以当时就有些急不可耐的骂道,"你他妈的,干什么,想反悔了,少他妈的废话,老子还等着看的,老子就爱看你淫荡样,嘿嘿,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呢,所以,少他妈跟我废话,赶紧给我快点,不然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快点,你这条贱狗。"

那个猥琐的男人几乎像疯了一样的催促着咒骂着芸姨,让她进行下面的动作,我这个时候说真的,我是看不惯那个混蛋的作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的身体都仿佛不受控制的一直盯着芸姨手里的那个黑色的棍状物体,心里竟然也有些急切的期待了。

也不知道是猥琐男人的咒骂起了作用,还是我的期待有了反应,只听到此时的芸姨竟然是忍不住颤抖起了肩膀,轻轻的抽泣了起来,但是手里确实终于有了动作。

同时那猥琐男嘴里还叫唤着,"对,就是这样,就是这个下贱的样子,你个见婊子,天生淫荡的东西。"他一边说着,一边甚至是朝着芸姨爬了过来,双手狠狠的压在她的腿上。

此时云逸嘴里不停的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这个时候,在外面看的都要受不了了,真想就这么冲进去,代替那棍子好好的发泄一番。

然而就在我眼看着就快控制不住的时候,突然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的身边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臭流氓,你干什么呢,你这个该死的变态,你死定了,你竟然,竟然偷窥。"

我本来正看到来劲儿呢,身后这小妞突然来这么一句,当时给我吓了一跳,差点没直接萎了。

但是我很快也就反应了过来,她这么扯脖子叫唤,万一让屋子里的芸姨和她男人听到了,那我岂不是没脸见人了,连忙伸手上前,一把就按住了她的嘴巴,同时给她朝着旁边的墙上按了过去,瞪着她说道,"你个小妮子,疯了啊,这么大声干什么,叫床啊,小心让你爸妈听到。"

那个小妞刚开始被捂住了嘴巴,又看到我这么凶狠的看着她,当时吓了一跳,就有点害怕了,可是接着又听我说害怕她父母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就又得意起来了。

一脸威胁的看着我,同时伸手就朝我肋下的软肉掐了过来,顿时给我疼的差点叫出来,不过立刻想到这是在芸姨的房门口,我要是叫出来,说不定就会被她们听见了。

所以我只能强忍着自己腰上的疼痛,拽着那个小妞就想要把她整回她自己的房间。

可那小这个时候倒是挺泼辣的,不停的挣扎着,跟发了疯的小母马似得,这顿尥蹶子,我怕她这么挣扎一下子踹倒什么都东西,所以赶紧就搂住她的腿,给她狠狠的按在我怀里,省的她乱叫。

那个小妞依旧是挣扎,但是却被我束缚住了身子,掀不起多大浪头了,看着那小妮子没办法捣乱了,我的心眼儿就有活范了起来,再次的朝着芸姨的屋子里听了过去,这一听,立刻就让我又受不了了。

我们两个外面折腾的激烈,屋子里却折腾的更狠了,虽然我此时看不到屋子里面的情景,但是从芸姨那嘴里发出的那一阵阵压抑不住的似疼痛又似欢愉的声音,就已经足可以说明这一切了。

就更加别说她那个男人还不停的叫唤着,"对,就是这样,嘿嘿嘿,老子用不到,别人谁也别想用,你特么的干啥,谁让慢下来的,给老子快点的,快点!"

"嗯,是,我,我知道了,你,你别喊,别喊,被人听到了,不,不好的,不……"

我靠,简直太刺激了,我此时虽然还在跟那个小妞两个人撕扯呢,但是听到屋子里这样的话时,我下面的小兄弟也忍不住的再次倔强了起来,弄得我又是一阵口干舌燥,真恨不能现在就趴到门缝那儿看个痛快啊。

可就在我的劲儿头正足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因为我怀里本来挣扎的小妞似乎不动弹了,这明显不对头啊,别是我往自己身上按得太用力了,给丫憋死了吧。

于是我赶紧低头朝着那小妞看过去,可是等看到那个小妞此时的模样时,我立刻就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因为此时那小妞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有,反而是在那儿侧着耳朵,也朝着屋子里头听动静儿呢,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听的来了感觉了,整个人侧脸加上耳朵脖子的位置都红了,看得我也有点不淡定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她在我的怀里,虽然说她这身打扮跟个小太妹似得,但是不得不说,这小妞长得很漂亮,这可能跟云姨的基因有着很大的关系,反正搂在怀里,感觉很软乎。

我的手有点情不自禁的朝着那个小妞的翘臀上凑了过去,然而可惜的是,我刚刚才动弹一下,那个小妞就缓过神来了,转头朝我看了一眼,接着就狠狠推了我一把,说道,"你个死变态,手往哪儿摸呢?"

占便宜被人当中戳穿了,我心里这叫一个尴尬,不过我怎么说也算是学校混了这么多年的了,别的不敢说,脸皮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这么大反应干嘛,刚才你那儿落了一只蚊子,我这可是好心帮忙。"

"好心帮忙?你当姑奶奶我是傻白甜啊,你刚才下面都快成钢筋了,顶的我生疼,怎么着?你难道有这样另类的爱好,看到蚊子就裆硬?"

"管的着么,老子愿意,倒是你 ,口口声声说我变态,你刚才不也是看的脸红腿软的,说不定裤衩子都湿了呢,还有脸说我?"

"你……"

"怎地?"

"哼哼,不怎么地,不过我刚才可确实是看到你趴门缝上看了,你不是厉害么,那好啊,你去跟那屋子里的俩人解释吧,我这就去告诉他们,你给我等着。"

那小妞刚开始是让我气得够呛,可是没一会儿,就对我冷笑了起来,然后如此说道。

我听了她的话,顿时心理一荒,之前我是一时冲动,捂住了这个小妞的嘴,可是我却忘了,这根本没用啊,我总不能捂她嘴一辈子吧,丫的趁我不注意就跟芸姨说了的话,我真是一点办法没有,总不能给她嘴缝上吧?

而且毕竟芸姨可是我妈的闺蜜,这事儿要是让她知道了,万一告诉我老娘,我去,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我老娘可不是一般的狠啊,到时候,我不死也得掉层皮啊,当时我就有点怂。

不过还是装作镇定的说道,"你她爹的也太不讲究了吧,斗不过我,就告黑状?你,你这么大人了,不嫌丢人啊?"

"我就不嫌丢人!怎么,你怕了?嘿嘿,刚才不是还挺能的么,这才多大一会儿啊,就怂了?"

我被她猜中了心思,但是却不想丢份儿,又怕再跟她拱火,这小妞真告诉芸姨,所以就没吱声。

那小妞看我不知声,就又是得意的哼了一声,说道,"当然了,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好说话的,你要是想不让我告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你能给我点什么好处呢?"

看着那小妞的样子,听了她的话,我才明白丫的所什么意思,原来是想敲我的竹杠啊,不过这个时候,我还真是没什么办法,毕竟让人抓住了把柄,只能先忍住这口气。

毕竟我在这儿还要住很长时间呢,尼玛日子还长着呢,迟早老子会把场子找回来的。

长出了口气,"说吧,你想怎么样?"

"不是你装什么不明白啊,我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要钱了,难道要你啊,也不瞅瞅你那德行!我就实话跟你说吧,屋里头那两个家伙,每天晚上都会搞的,你以后看的机会有的是,不过呢,你得先给钱,只要有钱,嘿嘿,别说你想偷看了,你就是想要摸两下那个女人, 我都能帮你想办法,绝对没问题。"

听了这小妞的话,我当时都傻眼了,"不是,我没听错吧,你说只要给你钱,你就什么都当做没看见?而且还能……你跟我开玩笑呢吧,那可是你妈!"

"不是,你什么意思啊?不相信我信用是不是,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说话算数的,是我妈又怎么样,每天扣扣索索的就给我那么点钱,还给我穿那么傻的衣服,我出去都丢脸死了,不给我钱,还不让我自己挣啊?且,你也少在这儿说废话,直说了吧,十块钱,恩,不,十五块钱一天,包月算四百,只要你给钱到位,想干什么我都帮你,怎么样,要的不多吧?"

我一直到这个时候,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每天十五块钱,就把她自己老妈出卖了的女孩,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小妞看我不说话,顿时有点急了,连忙说道,"不是,怎么着啊,嫌贵啊,你不是好这口么,而且我听那女人不是说你们家挺有钱的么,这么点都拿不出来?得了得了,看你那小气样,就当我吃亏一点,包月算你三百五,我再免费赠送一条那女人刚穿过的内裤,这回总行了吧?"
"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